<dl id='qras4'></dl>
    <fieldset id='qras4'></fieldset>
        <acronym id='qras4'><em id='qras4'></em><td id='qras4'><div id='qras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ras4'><big id='qras4'><big id='qras4'></big><legend id='qras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qras4'></i>

      1. <tr id='qras4'><strong id='qras4'></strong><small id='qras4'></small><button id='qras4'></button><li id='qras4'><noscript id='qras4'><big id='qras4'></big><dt id='qras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ras4'><table id='qras4'><blockquote id='qras4'><tbody id='qras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ras4'></u><kbd id='qras4'><kbd id='qras4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qras4'><strong id='qras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qras4'><div id='qras4'><ins id='qras4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qras4'></ins>
          <span id='qras4'></span>

          95歲葉嘉瑩:一位裸捐3586萬的“低調網紅”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最近,95歲高齡的葉嘉瑩先生向南開大學一次性捐贈瞭1711萬元。
          這筆捐款,是她最後的積蓄。
          古人雲:愛人者,人恒愛之;敬人者,人恒敬之。
          人們對於葉嘉瑩的名字並不熟悉,但隻要聽過她故事的人,就一定不會忘記。

          在《朗讀者》中,董卿這樣介紹她
          她是白發的先生,她是詩詞的女兒,她是中國古典文化的傳承者、傳播者,也是很多人通往詩詞國度的路標和燈塔,她的一生雖然命運多舛卻才情縱橫,雖然顛沛流離卻度人無數。
          她是中國古典文學的研究專傢,也是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長。人們說她比林徽因優雅,比張愛玲有才。
          有人稱呼她為中國最後一位穿裙子的先生。
          連續兩年,她為中國教育和詩詞發展捐款高達3000多萬元。而這大筆捐款的背後,藏著這位孤獨老人的赤誠,也藏著她顛沛流離的一生。

          1924年7月,葉嘉瑩在北京出生。她出身不凡,若要論起傢族歷史,她與北宋以來,一人而已的納蘭容若同屬一脈。
          因為出生於荷葉田田的六月,所以她有一個及其富有自然氣韻的乳名小荷,而傢中人平日則喚她小荷子。
          傢中父母長輩均是有識之士,書香門第之中,吟詩誦詞的聲音時常響在耳邊。
          耳濡目染之下,葉嘉瑩懵懂識字、三歲誦詩、論語開蒙、四書啟智,傢庭為她的文化積淀提供瞭土壤,而淡泊名利的性子也早在那時就已經融骨入血。

          隻是,這樣的生活並未能持續太久。戰亂的時代中,災難接踵而至。13歲時,她的父親因公南遷,這一去,便杳無音信,生死未知。
          自那時後,葉嘉瑩便與母親和兩個弟弟相依為命。
          可生活的磨難卻沒有就此停止。
          母親因為一次術後感染,溘然長逝於從天津返回北京的火車上。而那時,她帶著弟弟在北京的傢裡,未能見得母親最後一面。
          那一年,葉嘉瑩17歲。

          多年後,她回憶起這件事,緩緩地說道:我覺得人生最悲哀痛苦的一段,就是我聽到那個釘子,釘到棺木上的聲音。
          把所有的苦痛哀傷註到瞭詩詞中,於是有瞭字字泣血的八首《哭母詩》。
          瞻依猶是舊容顏,
          喚母千回總不還。
          淒絕臨棺無一語,
          漫將修短破天慳。
          萬幸,她還有伯父伯母可以幫忙,得以繼續學業和生活。
          說起來,國學素養深厚的伯父狷卿公可以說是她詩詞道路上的第一位領路人。
          在他的教導下,年幼的葉嘉瑩逐漸培養起瞭對詩詞朗誦與寫作的興趣和能力。

          高中後,她考取瞭輔仁大學國文系,也在此遇到瞭另一位老師古典文學大傢顧隨。
          師從顧隨的6年裡,葉嘉瑩得到瞭受益終生的指導與教誨,讓她之後的人生道路有瞭更為堅定和執著的信念。
          在以後的歲月長河中,她繼承顧隨先生的真傳,盡心竭力地將中國古典詩詞之美和傳統文化之魂薪火相傳。
          而對於葉嘉瑩個人來說,在人生數不清的離亂中,每一次,都萬幸還有詩歌作伴,支撐她繼續前行。

          關於親情,葉嘉瑩少失怙恃,那是一生的悲痛和遺憾。
          關於愛情,她引用瞭一句詩表達瞭自己的觀點:不遇天人不目成。
          關於婚姻,她這樣說:我的一生都不是我選擇的。先生也好、去臺灣也好,都非我所選。但誰讓我結瞭婚呢?
          她的學生也曾數度為她的婚姻感情而痛心疾首,先生深諳古詩詞中的兒女情長,可她這一生卻從未戀愛過。
          追溯她的婚姻,是出於義氣,出於承諾。

          葉嘉瑩的丈夫叫趙東蓀,是她讀中學時一位英文老師的堂弟。兩人相識於一場同學聚會。
          那次聚會結束後,因為時間已晚,趙東蓀便送她回瞭傢。
          打那時起,趙東蓀出現在葉嘉瑩身邊的頻率突然增多。面對佳人,趙東蓀的追求不可謂不明顯。但葉嘉瑩在他的示好下,卻顯得有些束手無策。
          她沒有戀愛經驗,也沒有心動的感覺。面對男性突如其來的求愛,她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        在長達兩三年的拉鋸戰中,趙東蓀意外丟掉瞭工作,一度變得貧病交加。後來,有人替他尋得瞭一份外地的新差事,他便找到葉嘉瑩攤牌。
          你若答應我,我便去工作。你若不應,這份差事我也不要瞭。
          善良如她,在感情的綁架中,從來不懂得替自己辯護。她錯以為趙東蓀是因她而貧,為瞭讓他安心,便應允瞭這樁婚事。
          一段姻緣的誕生無關愛情,無關生活,隻為瞭心頭一個義字。

          在2016年的《魯豫有約》節目中,葉嘉瑩說起這段往事時是帶著笑意的。
          一世夫妻,終歸是緣分。即使沒有愛情,即使這段婚姻苦難多過幸福,即使日後趙東蓀並沒有盡到一個丈夫的責任。
          睿智如她,依然感恩,選擇瞭體諒與寬容,做好瞭一個妻子的本分。
          2008年,趙東蓀去世,葉嘉瑩寫下一握臨歧恩怨泯,海天明月凈塵埃。字裡行間,盡是釋然。
          當然這是後話。

          在當年,就這樣,24歲的葉嘉瑩南下與趙東蓀完婚。
          她說,答應瞭人傢的,就要做到。這是承諾。
          對於這段姻緣,無論文學界還是輿論界都頗有微詞,世人無法理解葉嘉瑩的抉擇,更無法理解她晚年的豁達與灑脫。
          但不理解也無妨,畢竟在這個崇尚物質的年代裡,世人也讀不懂這位內心純粹、信守承諾的穿裙子的士的品格。
          葉嘉瑩結婚後不久,時局巨變,他們舉傢遷往臺灣。
          但她未曾料到,一次海峽的跨越,意味著另一次漫長磨難的開始。

          初到臺灣時,生活還算不錯。尤其是1949年8月,第一個女兒出生,葉嘉瑩沉浸在為人母的喜悅當中。
          隻是好景不長。很快,白色恐怖籠罩全省,投身政治的趙東蓀被捕入獄。那時,女兒剛剛四個月。
          因為被懷疑是匪諜傢屬,葉嘉瑩同樣入獄,幸虧後來被釋放。
          但此時,丈夫身陷囹圄,人生地不熟的她丟瞭工作,沒有住處,沒有收入,而懷中是尚不滿周歲的女兒。
          那一年,葉嘉瑩剛剛25歲。這樣的處境,註定瞭是一場身心俱疲的煎熬。

          萬般無奈之下,她帶著女兒去投奔趙東蓀的姐姐。
          狹小的屋子,她和女兒隻能在走廊裡打地鋪就寢。
          每晚,都要等到主人傢都睡下,她們才能相偎入眠。
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又要趕在所有人起床前收拾幹凈。
          炎熱的中午,為瞭避免年幼的女兒哭鬧吵到主人休息,葉嘉瑩隻能抱著她走出傢門,在烈日下找一份樹蔭躲避。
          寄人籬下,便更要懂得分寸,她自有這般修養。
          葉嘉瑩曾寫有一首詩《轉蓬》記錄那段日子:
          轉蓬辭故土,離亂斷鄉根。
          已嘆身無托,翻驚禍有門。
          覆盆天莫問,落井世誰援。
          剩撫懷中女,深宵忍淚吞。

          沒有親身經歷過,就永遠都無法感同身受其中的酸楚和悲哀。
          養育女兒,擔憂丈夫,孤獨與貧困並未將她壓垮,她依舊在生活的罅隙中艱難跋涉。
          終於,她在一所私立學校謀得瞭一份教職,尋得瞭安身立命之所。
          1953年,趙東蓀出獄。葉嘉瑩喜極而泣,滿心歡喜地迎接丈夫的歸來。但她不知道的是,此時的丈夫,早已不是當年初識的男人。
          長期的獄中生活使他性情大變,甚至會動手傢暴。而那時的葉嘉瑩,不僅要忍受丈夫的暴躁,還要為瞭維持一傢人的生計,輾轉各處教書。

          生下小女兒後,未得休息便工作,她染上瞭哮喘。生活的重壓下,她甚至想過要用煤氣結束自己的生命。而萬幸有王安石的詩歌讓她打消瞭輕生的念頭。
          風吹瓦墮屋,正打破我頭。
          瓦亦自破碎,匪獨我血流。
          眾生選眾業,各有一機抽。
          切莫嗔此瓦,此瓦不自由。
          年少喪母時,借得詩詞抒哀;流離失所時,憑由詩詞言愁;萬念俱灰時,幸有詩詞勵志。
          所以多年後,當有人問先生,讀中國詩詞有什麼用,堅守中國文化有什麼用時。
          先生如是回答,詩歌,能讓你的心靈不死。
          因為心靈不死,所以人生尚可留得期盼。
          這是先生歷經苦難後交出的人生答卷。

          1969年,葉嘉瑩前往加拿大講學,隨後全傢在溫哥華定居。一傢團聚,安穩度日。過往的風雨消散,日子似乎是要苦盡甘來。
          可生活對於她,卻過分殘忍瞭些,總是在每一次微光乍現之際再次風雨飄搖。
          1976年3月24日,她的大女兒與女婿發生車禍,雙雙離世。白發人送黑發人,人生又一次來到絕境。
          平生幾度有顏開,風雨一世逼人來。
          遲暮天公仍罰我,不令歡笑但餘哀。
          悲傷太重,付諸文字。一連十首《哭女詩》,那是一個母親含著血淚寫下的不舍與思念。
          半生流離失所,幾度淒風苦雨,已經足以擊倒這位年過半百的老人。
          可堅強的葉嘉瑩沒有允許自己沉溺於悲傷。

          餘下的生命裡,她還有未盡的責任,未瞭的心願。
          這份責任,這個心願,便是傳承中國古典詩文化,把詩詞之美說給後人聽。
          回顧葉嘉瑩這一世,在每一次的舉步維艱之時,都幸有詩詞作伴。那是她溫柔的武器,用以撥雲見日,用以對抗這冰冷殘酷的命運。
          生命裡的至愛至親已是死生不能相見,而魂牽夢縈的故土,此生必定要相還。

          1979年,她終於得以回國教書。在詩詞的故鄉,用母語為後人講述她探索一生的古典文化。
          往後的30餘年裡,葉嘉瑩返於中國和加拿大。即使在年過八旬以後,在本該頤養天年的年紀,也堅持一個人拖著行李來回奔波。
          如此這這般辛苦並不是為瞭或名利,隻是源於內心對古典詩詞的熱愛和堅守,出於對文化傳承的責任和使命。
          一生熱愛,未曾停止。



          2014年,葉嘉瑩定居天津,曾經漂泊的遊子,終於回到瞭故鄉。
          在南開講學的日子裡,葉嘉瑩的生活過得很清貧。一簞食,一豆羹,身居陋巷,每日清粥小菜,雖孤獨一人,卻也自得其樂。
          無論是住所還是穿著,她歷來都恪守樸素。唯在捐款上,她不加絲毫的吝惜。
          去年,葉嘉瑩一度在網上刷屏。
          那時的她,把自己在北京和天津的房產全部變賣。所得的1875萬元悉數捐贈給瞭迦陵基金,資助有關中華詩詞文化教育與傳播項目。

          前不久,她積攢數十年的稿費和講酬,又被她大手一揮,全部投入瞭公益基金會中。
          君子憂道不憂貧,君子謀道不謀食。
          葉嘉瑩散盡傢財,卻依然安貧樂道。比起當下流行的各種流量小花,她似乎才是最該被大眾追捧的網紅。
          兩次累計捐贈三千多萬,人們一邊慨嘆她的善心,一邊為她孤苦無依而感到悲痛。
          可葉嘉瑩卻說:我有詩詞為伴,並不需要人陪。
          她曾說自己就是個苦行僧和傳道士,更自嘲自己是一個無可救藥的、愚昧的老夫子。
          而在物欲橫行、人心浮躁的今天,葉嘉瑩的這份無可救藥和愚昧,是多麼難能可貴的存在。

          年近百歲仍行走在在古典詩詞的路途上,她是當之無愧的擎燈使者;
          窮盡畢生心血堅守在傳統文化的國度裡,她是名副其實的迦陵妙音。
          雖一世多艱,然寸心如水。
          葉嘉瑩這95載歲月,活得純粹,也活得執著。
          祝取重蕃花事好,故園春夢總依依。
          她癡狂一生、並念念不忘,終於讓古典詩詞這朵花,絢爛地開在中華大地上,開在她的故園春夢裡。
          要以無生之覺悟,為有生之事業;要以悲觀之體認,過樂觀之生活。

          這是多年以前,老師顧隨對她的諄諄教誨。
          半個多世紀過去瞭,如今的葉嘉瑩,依然在踐行著她的君子之道。
          部分資料來源:
          魯豫有約:《葉嘉瑩:喚起詩詞的生命》
          朗讀者:《味道》
          鳳凰國學:《葉嘉瑩:詩教生涯,感發生命》
          百度百科
          圖片來源:網絡、視覺中國
          來源:最人物